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名也鸣的博客

局限的观察,肤浅的思考,远胜于麻木不仁。处处留心,点滴积累,无名也鸣,我必有所获

 
 
 

日志

 
 
关于我

想炼钢铁正吃奶,步履蹒跚灾害来,发蒙求知动乱起,初中高中怀无才。上山下乡拜农师,回城参工把石抬,恢复高考好运气,四年寒窗求真才。三十几年娃娃头,蜡炬成灰泪不流,遗憾半百无军旅,一二三四喊不齐。一把年龄心未老,博园劳作笑盈盈。 (惊叹、感叹、赞叹美,按下快门记录美, 我看、我想、我拍,好坏都把感受传递。)

网易考拉推荐

撕大字报  

2010-12-29 20:55:26|  分类: 心情刻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撕大字报 - gxj58616 - 无名也鸣的博客

 

1966年夏我8岁,这时正是文化大革命热火朝天的时候,懵懂的我不知道什么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只晓得到处是标语,大字报,传单,广播,彩旗,锣鼓很是热闹好玩,大人们都慷慨激昂地“闹革命”或者灰溜溜地被革命去了,学校又时常停课(后来干脆全停课),没人顾及的我们,到落得自由自在。

“大鸣、大放、大串联、大批判、大辩论、大字报、大打出手、大联合”就是我记忆中文化大革命的流程。如此多的“大”几乎没有体会,唯有对“大字报”有些可说。

分不清什么是“革命”的,什么是“反革命”的,写大字报是不可能的,不会写更没有可写的,大人们写,我们只有看稀奇的份,大人们去张贴,到时常叫我们端着浆糊打下手,最觉得神圣的是接受大人们的指派,去张贴处“侦查”,看他们写的东西被覆盖没有,发现情况立即屁颠颠地跑回来报告。

那是单位里外,大街小巷的大字报铺天盖地,各说各的理,各书各的道。开始时我不同意你的观点,就在旁边贴上反对的理由,后来便是用我的大字报覆盖你的大字报,当然更激烈的是悄悄撕掉别人的东西。

“撕大字报”,那是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大人撕,一旦被抓住,不管你是造反派还是保皇派,不管你是谁,就是破坏文化大革命的反革命了,这事情只有小孩子可以悄悄为之,即便被抓住,大多可以用“不懂事、闹着玩”的理由开脱,大不了一顿臭骂。但是“走资派”的娃娃是绝对不能去撕得哈!我的一个同学,就是去撕了批“走资派”爸爸的大字报,事发后他挨了一耳光,被臭骂一通是小事,他爸爸受的罪就更大,差点没有被迁怒的造反派打死。

不敢轻易撕掉的大字报就这样一层浆糊一层纸地增加着,薄的七八层,厚的二三十层,直到被太阳一晒,像地毯一样从墙上、报栏上自动卷起或脱落时,才有贴报者把它“请”下来。这些像地毯一样的弃物到成了我们小娃娃的喜爱,在上面打滚翻腾,一般不会摔伤筋骨也没了弄脏弄破衣服的顾忌,所以天黑之后到报栏趁大人不注意撕厚厚的大字报来玩成了我们的一个重要的玩耍方式。

这样的玩耍是要冒不小风险的。一次我们几个伙伴正下手,突然听见“小兔崽子给我站到!”的吼声,同时见几个大人朝我跑来。不好!久走夜路,今天撞鬼了!我们丢下东西撒腿逃窜,没命地朝小巷子钻。跑着跑着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我狠狠地摔了一跤,当时也顾不上痛,爬起来继续飞跑,不知道跑了好久,回头一看后面根本没有人追(大人也无非吓吓娃娃,如果是大人在撕就不同了。)。危险一过,我才感觉手掌和脸上火辣辣的痛,在路灯下一看,倒霉,血流了不少!

有这一惊吓,我们好几天都不敢再去那里晃荡,但娃娃就是娃娃,过了几天伤疤好了,痛也忘了,我们又开始下手撕大字报玩耍,不过流了血也使我们变得聪明一点,新的行动我们不再一哄而上,而是放哨的动手的分工合作,撤退路线也先看好,所以那以后我们都是胜利而归!

 文革已经被钉在中国现代史的“耻辱柱”上,“大字报”上街早已被明文禁止,我想在中国的历史上今后再也难觅如此“奇特壮观”的场面了。现在想来,那年月大人们用掉这么多的笔墨纸张轰轰烈烈的做无用功,书刊报纸奇特的少,政治管制是一回事,国家没有纸印刷也是原因之一吧。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